Q:你養的是什麼鴿子?什麼系的?
 
A:其實我養的是雜種鴿,更不是什麼系.誰又不是呢?我最早期的鴿子配到現在,溶入他種不知凡幾,原來的品種早就不知道還剩多少,我只確定我盡量保持他原來的特性,能夠繼續與人爭勝.系統對我只是一個鴿種出處,沒特別意義,我相信的是特定的某一隻鴿子.
 
 
 
Q:你不注重系統?
 
A:並不是不重視系統,這些名字代表來自某特定鴿舍,這些鴿舍有其特別的特性,善長距離,善長天候...知道系統至少對這些鴿子有一些慨念.
 
 
 
Q:特定的某一隻鴿子?
 
A:我以前有一隻很好的鴿子,子代獲獎比率很高,同父母的鴿子沒一隻能可與比擬.早期鄭金城的一批西翁4號,到現在還時有所聞,二批小凡谷,三批紅夫人,就很少再聽過.那麼你要養的是4號還是西翁呢?我也養過光明榮光的直女,但後代不怎麼樣,後來養了一隻余松曉4號下代才開始有4號發揮,那麼你要養我那隻高代的還是余松曉那隻下代的?我們要的是那隻遺傳佳的鴿子,選鴿時好像都比較喜歡純,純不過表示來自同一鴿舍,並不表示原鴿舍沒配過他人的鴿子,事實上,純或可說是近親,過度近親的鴿子,不見得就好用的.比賽鴿純不純不那麼重要,出自那一隻才重要.純只在觀賞鴿有實質的意義.
 
 
 
Q:那你都養什麼樣的鴿子?
 
A:以前我總夢想季季有好的成績,所以想法和追尋的鴿子,常常改變,結果養了過多的鴿子,反而雜亂,漸漸發覺飛的比較好的還是那一些,那些追來的鴿子,也就愈來愈沒機會了.因為我是小資每年頂多比二季,每季4~10隻,估算公母各20隻就足夠了.換句話說,你占全會1%的鴿子,要獲勝就必須要確定比賽鴿都是善飛該季的鴿子.認清自己,放掉自己不確定的季節.
 
 
 
Q:每季4~10隻比賽,公母各20隻,需要那麼多嗎?
 
A:這些鴿子,除了出比賽鴿外,還需要醞育新一代,及更新血統,換句話說,我需要的是一群這種可延續下去的鴿子,出幾隻比賽鴿不難,難的是保持鴿子能贏的本質.這一群鴿子當然一樣要經歷考驗淘汰的過程.
 
 
 
Q:需要那麼多同質的鴿子嗎?
 
A:基本上,這群鴿子有類似的上代,經過數代的雜交組合比賽,下代有類似的體態,血統上有些區隔,這些區隔讓我容易互交作出比賽鴿.我不一定繼續做出原配對,但可做出多對類似配法.每種區隔3~5對,現在有3到4個區隔,自然就有這麼多鴿子了.
 
 
 
Q:這麼少的鴿數去比賽很難和職業櫥對抗吧?
 
A:的確小資很難和大咖對抗,大咖幾乎隻隻鳥頭,鴿數又多,所以一定要集中力量一搏.我也可以出一二拾隻比賽鴿,但同質性太高,反而不好寫組,怕遺珠寫多了成本太高,非我願,雖不容易贏,但贏時都有高倍率.這是我現在鴿子現狀,方式有點笨,耗時又久.但還算可以和人比一比,參考看看.
 
 
 
Q:醞育新一代,及更新血統願聞其詳.
 
A:所謂新一代來自過老的原對直接留種,或部分近親的子代經過比賽留種.更新血統就是溶入異血,當然也經過比賽,留下的在血統上就和原先的基礎血統就有些區隔,可以繼續和其他區隔群做出部分近親的比賽鴿.基本上,我的比賽鴿都有部分近親,異血配的都是試種.這是每年持續必做的.期待有更好的新生代補強原有陣容,一言以畢之,就是異中求同,同中求異.
 
 
 
Q:異中求同,同中求異?
 
A:基本上我不做極近親的配對,而是做不那麼近親的比賽鴿,留下的就是新種鴿,周而復始.因為基本上是重復的小部分近親,期望複製過去成功的例子,這就是異中求同.我保留3~4代可配試種留下的的鴿子可隨時回配保持一定的血統純度.部分近親的慨念來子法國一家百年老蘭園(V&L),他們持續的部分近親雜交幾拾年,成功的育出整形類stuartiana的花.所以我相信部分近親,能避免一些所謂提純的極近親的缺點,照樣也能提純那些我們要的因子,同時有機會集合其他更好的因子,進化你的鴿子.同中求異就是溶入他血,更新血統.
 

 
 
Q:部分近親有沒有失敗的例子?
 
A:當然有失敗的時候,一些配對的子代體態變的不一樣,或易遺失,常撞傷.都考慮為不良種鴿,尤其子鴿發現變異的體型,應找出出處淘汰掉,有些鴿子遺傳很難捉摸的.
比較起來部分近親比配異血還是好多了,有一229母鴿,父母都是冠軍,229回配較高代原系,五關完翔,229配另一冠軍,沒到正關就再見了.其實我比較期望的還是能找到好的異血配,能進一步延續基礎鴿.
 

 
 
Q:成敗的標準?
 
A:成敗很難去論斷,基本上原始鴿的特長就是標準.原則上新生小鴿直接留種的體態務求類似.其他交付比賽論定.
比賽時,不同的飼手結論可能天南地北,所以我喜歡同季交付兩櫥做比較,或比較熟悉的一櫥,這些都是業餘的比賽櫥.比賽鴿只求在該鴿舍有較優異的表現,我能取得這些鴿子的資訊做參考.我也放一些鴿子給朋友,追蹤配法及比賽狀況,補足同中求異的不足,成功的異血配一直是我追求的.
 

 
 
Q:若想模擬你的方式,有何建議?
 
A:先要有一個心目中的鴿子,熟悉這鴿子的特長體態,善飛的季節氣候,同時尋求類似可與批配的異血,務求有類似的下一代,也只要求能在該季節能和他人一較長短,這樣的鴿子也是立櫥的基準,符合這樣的條件,還是從在地的鴿子去找比較快,外國的陸翔和台灣海翔賽制南轅北轍,記錄參考價值不高.
 
我曾停止養鴿一段不算短的日子,重新開始時,參考許多資料,精挑細選近口了數十隻歐美的鴿子,結論是摸不著頭緒.直到找回幾隻以前基礎鴿的後代,才又有一點掌握到鴿子的感覺.當時為了找匹配的異血,選定了一支以前基礎鴿的上代,也就是遠親,進了近二十隻,配回老基礎從中找到了三隻可用之才,就是這些鴿子延續至今.為什麼同一鴿系,有人成功有人失敗,這或許告訴我們找對鴿子比找對鴿系重要多了.
 
 
 
比賽鴿本來就沒絕對的方式,我做過很多錯事,學會了少做錯事的方法,現在充其量,我只確定一輪新生代中有好鴿,但我不知有幾隻或那一隻.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ucurucucu 的頭像
cucurucucu

cucurucucu的部落格

cucurucuc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7) 人氣()